栏目导航
最近推荐
热点信息
您的位置: 主页 > kj3399.com >

新闻专业期刊的定位、经营与评价


发布日期:2019-08-05 03:38   来源:未知   阅读:

  这里所说的新闻专业期刊,是指新闻机构或其他机构主办的新闻业务研究期刊,既有别于时效性较强的新闻期刊,又有别于高等院校、研究机构主办的新闻理论研究期刊。与新闻期刊相比,新闻专业期刊不具有或较少具有新闻性,而是带有一定的学术色彩;与纯学术性的新闻理论研究期刊相比,新闻专业期刊更侧重应用或操作层面的业务探讨。当然,这样的区分并非泾渭分明,只是相对而言。

  长期以来,新闻专业期刊摇摆于兼顾业界与学界的两难境地。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关系期刊的生存与发展。当今社会,信息爆炸,新闻行业成为热门行业。全国普通高等院校中,开设新闻传播类专业的多达数百家,以至于一些不具备师资、设备等条件的院校,为了吸引学生报考,也勉强上马新闻传播专业。高校专业设置是社会行业冷热的晴雨表,新闻行业因其较受尊重的社会地位、较好的工作条件和待遇,成为高校毕业生就业的热门选择之一。新闻专业期刊的主办者显然很难丢弃这块得天独厚的优质资源。正是依托新闻行业,新闻专业期刊的发行量和广告经营收入大大超过知名度很高的同类学术理论期刊,这是一个非常现实的选择。尤其是在国家实施非时政类期刊转企改制的背景下,新闻专业类期刊的生存和发展更离不开新闻行业的发展和繁荣。

  但是,在现行期刊评价机制的导向作用下,新闻专业期刊如果仅仅定位于新闻业务探讨,很难跻身“中文核心期刊”尤其是“中文社会科学引文索引(CSSCI)来源期刊”行列。如果不能在这两个期刊评价体系尤其是后一个评价体系中榜上有名,则很难吸引高等院校的优秀作者。因为按照高校普遍的学术考评机制,在未进入上述两个评价体系的期刊上发表的文章,评职称或考核时“不算”或分值很低。一般而言,如果缺少高校优秀作者的高质量稿件,新闻专业期刊很难赢得学术盛名。过去有人讲“新闻无学”,意思是说,相对于传统学科,新闻学是一个比较年轻的学科,没什么学问。后来出现了广播电视学,又有人讲“电视无学”。现在情况虽然有所好转,但这种观念依然存在。所以,新闻专业期刊大都倾向于往“有学问”上靠。

  事实上,一个行业的健康发展,需要学界与业界的互补。学术界是生产知识和理论的地方,理论的重要性正如恩格斯所说:“一个民族想要站在科学的最高峰,就一刻也不能没有理论思维。”①业界的实践需要理论的指导。同时,理论也需要与时俱进,从鲜活的实践中修正和发展。以电视为例,近年来,电视业界片面追求经济效益,出现过度娱乐化和低俗化现象,学术界进行了尖锐批评,很好地履行了文化坚守的职责。反过来,电视实践也促进电视理论的修正。比如,学术界曾经有一种较为普遍的现象,就是拿了西方的理论来检验中国的实践,如果套上了,就赞赏有加,曰“国际接轨”;如果套不上,就批评乃至否定中国的实践。这样就必然带来一个问题:是以理论检验实践,还是以实践检验理论?改革开放30多年来中国的发展有目共睹,但是,由于社会制度、文化传统、民族审美心理的差异,西方的理论不一定都能解释中国的实践。中国的发展证明,既应看到东西方发展的共同规律,又要正视各自的特殊性;既要借鉴世界各国发展的成功经验,又必须立足当代中国的社会实践,切合中国国情,政治、经济、文化都是如此,新闻理论、电视理论自然也不例外。

  同时,从专业理论到行业实践,需要有一个过渡的中间地带,或者说需要有一座沟通的桥梁,将理论转化为实践。一般认为,经院式的理论比较高深,与行业实践隔得较远,有的过于超前,有的则比较滞后。行业最需要的是贴近行业实践、可操作性强的指导。可以说,新闻专业期刊就是这样一座沟通新闻理论与实践的桥梁,适应了新闻行业发展的需要,由此也找到了自己的生存和发展空间。经过近些年的探索,一些新闻专业期刊走出了一条比较可行的路径:立足业界,兼顾学界。所谓兼顾,具体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编排内容比例上,以新闻从业人员的稿件为主,适当安排学界稿件;二是,即便是使用高校或专业研究机构学者的稿件,也以应用研究、与业界结合紧密的稿件为主,以基础理论研究稿件为辅。这应该是今后相当长的时期内,新闻专业期刊的生存和发展之道。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要办好新闻专业期刊,没有一定的经济条件是不行的。当前新闻专业期刊的经济来源大体有以下两种:一种是主办单位全额承担实际开销或补足经营收入的不足;另一种是自负盈亏。前一种情况比较简单,没有经营压力,一门心思把刊物办好、办出影响力就行。自负盈亏又分为两种:一种是不用向主办单位上缴利润,养活自己就行;另一种是在养活自己的前提下,每年还要向主办单位上缴利润,存在着一定的经营压力。

  新闻专业期刊的经营,总体来说与定位相适应——服务新闻行业。在此前提下,可谓各显神通。理论上可以概括为四类:有的以发行、广告为主;有的依赖开展活动创造效益;有的直接收取版面费;有的组织理事会,向理事单位收费。当然,对于具体刊物而言,这四类经营形式并不是绝对割裂的,有的期刊兼有两种或三种形式,有的期刊甚至四种形式俱全。传统的发行、广告经营无需多论,其它三类经营模式都具有各自的优势,但也都存在着一定的问题。

  以开展活动为例,据我的了解,主要是在行业内开展各种名目的评优活动,其中不乏一些品牌活动,赢得了业界的认可;但也有一些活动是拉大旗做虎皮,不出钱不让参评,或者不出钱就评不上,成为间接的花钱买“优”,这样的活动显然无法做到公平公正,其可持续性也值得怀疑。理事会的情况有些类似。有些期刊对理事会并无明确的服务承诺,理事单位对期刊也无具体的服务要求,不会对办刊造成太大的影响;但也有一些期刊,细化到每家理事单位每年交多少钱,作为回报,刊物每年为每家理事单位提供多少版面的服务,所以有些期刊的内容翻来覆去就是在炒理事单位的东西。

  至于收取版面费,一直是个有争议的问题。国际学术期刊的通行做法是:自然科学和工程技术期刊收取版面费的较多,人文社会科学期刊收取版面费的很少。我们不一定非和“国际接轨”,但必须遵守国家法律法规。法律未禁止的不属于违法;法律禁止的,即使有再多的合理性,再想跟“国际接轨”,也是不合法的。《期刊出版管理规定》②第三十六条规定:“期刊出版单位不得出卖、出租、转让……版面。”主办单位全额承担实际开销的,或通过发行、广告等经营能自负盈亏的期刊,一般不应再向作者收取版面费,效益较好的期刊还应向作者支付稿费。自负盈亏有困难且又无其它途径解决办刊经费的期刊,可以与作者约定适当收取版面费,但需要处理好两个问题:一是适当,即根据期刊的直接成本和间接成本确定版面费标准,避免漫天要价;二是要把好稿件质量关,只有符合刊物定位和刊发标准的稿件才可以交纳版面费发表,避免出现给钱就发、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

  从长远看,新闻专业期刊还应该强身健体,做强自己,确保公平公正与期刊质量。

  长期以来,新闻专业期刊摇摆于兼顾业界与学界的两难境地。根本原因在于我们办的是业务期刊,却又想削足适履地去迎合现行期刊评价体系尤其是高校十分看重的“中文社会科学引文索引(CSSCI)来源期刊”。结果很可能是既不像业务期刊,又不像理论期刊。我就看到过,有的期刊为了迎合学术论文的形式要求,每期有那么两三篇文章搞摘要和关键词,不伦不类。

  其实,按现在的三大期刊评价体系研发者的话来说,其工作的首要目的并不是评价期刊质量。“中文社会科学引文索引”数据库是“作为我国人文社会科学主要文献信息查询的重要工具”,“用来检索中文人文社会科学领域的论文收录和被引用情况”③,“倡议高校科研管理部门科学对待和合理使用CSSCI,加强CSSCI的功能及其来源期刊遴选规则的宣传和解释,努力化解学术界对引文评价及CSSCI的误解”④。《中文核心期刊要目总览》“只是一种参考工具书,主要是为图书情报界、出版界等需要对期刊进行评价的用户提供参考,例如为各图书情报部门的中文期刊采购和读者导读服务提供参考帮助等,不应作为评价标准”。⑤《中国人文社会科学核心期刊要览》“是为读者、作者和馆藏部门提供各学科使用率很高的少数学术期刊……一般来说,核心期刊的评选活动与期刊的评优、评奖活动有所不同:前者重视期刊的学术影响力和期刊的优化使用,注意按学科和研究领域评选和使用期刊;后者注重鼓励和提高期刊的整体水平,目的在于通过期刊的评优活动,推动期刊质量的全面提高,如提高期刊的政治质量、学术水平、编辑质量和发行量。”⑥2011年11月,教育部在《关于进一步改进高等学校哲学社会科学研究评价的意见》中提出,要正确认识“《中文社会科学引文索引》(CSSCI)等引文数据在科研评价中的作用,避免绝对化。摒弃简单以出版社和刊物的不同判断研究成果质量的做法”。

  由此看来,新闻专业期刊没有必要片面追求进入某个期刊评价体系,也不必为了进入这个体系而套用摘要、关键词等学术规范。因为从方便了解内容来说,摘要、关键词主要适用于篇幅较长的学术论文,而新闻专业期刊刊发的多是三四千字的短文,一般仅占两三个版面,看看大标题和小标题,文章的内容便一目了然;从方便检索来说,如今网络检索已经非常方便,想要找到某个方面的论文并不困难。需要指出的是,新闻专业期刊的作者多是新闻从业人员,普遍不太重视文献注释,编辑也“入乡随俗”,这个习惯应予改变。引用他人的研究成果必须注明出处,这是最基本的要求。当然,所谓规范文献注释,并不是说要搞成时下一些学术期刊使用的很多人都看不明白的注释形式,只要按照传统的方式,标明作者姓名、文献名、文献出处,让人看得明白就可以了。

  ⑤《中文核心期刊要目总览》2011年版编委会:《〈中文核心期刊要目总览〉入编通知》,2011年12月,e7d64f1d6bd97f1922

  这里所说的新闻专业期刊,是指新闻机构或其他机构主办的新闻业务研究期刊,既有别于时效性较强的新闻期刊,又有别于高等院校、研究机构主办的新闻理论研究期刊。与新闻期刊相比,新闻专业期刊不具有或较少具有新闻性,而是带有一定的学术色彩;与纯学术性的新闻理论研究期刊相比,新闻专业期刊更侧重应用或操作层面的业务探讨。当然,这样的区分并非泾渭分明,只是相对而言。

  长期以来,新闻专业期刊摇摆于兼顾业界与学界的两难境地。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关系期刊的生存与发展。当今社会,信息爆炸,新闻行业成为热门行业。全国普通高等院校中,开设新闻传播类专业的多达数百家,以至于一些不具备师资、设备等条件的院校,为了吸引学生报考,也勉强上马新闻传播专业。高校专业设置是社会行业冷热的晴雨表,新闻行业因其较受尊重的社会地位、较好的工作条件和待遇,成为高校毕业生就业的热门选择之一。新闻专业期刊的主办者显然很难丢弃这块得天独厚的优质资源。正是依托新闻行业,新闻专业期刊的发行量和广告经营收入大大超过知名度很高的同类学术理论期刊,这是一个非常现实的选择。尤其是在国家实施非时政类期刊转企改制的背景下,新闻专业类期刊的生存和发展更离不开新闻行业的发展和繁荣。

  但是,在现行期刊评价机制的导向作用下,新闻专业期刊如果仅仅定位于新闻业务探讨,很难跻身“中文核心期刊”尤其是“中文社会科学引文索引(CSSCI)来源期刊”行列。如果不能在这两个期刊评价体系尤其是后一个评价体系中榜上有名,则很难吸引高等院校的优秀作者。因为按照高校普遍的学术考评机制,在未进入上述两个评价体系的期刊上发表的文章,评职称或考核时“不算”或分值很低。一般而言,如果缺少高校优秀作者的高质量稿件,新闻专业期刊很难赢得学术盛名。过去有人讲“新闻无学”,意思是说,相对于传统学科,新闻学是一个比较年轻的学科,没什么学问。后来出现了广播电视学,又有人讲“电视无学”。现在情况虽然有所好转,但这种观念依然存在。所以,新闻专业期刊大都倾向于往“有学问”上靠。

  事实上,一个行业的健康发展,需要学界与业界的互补。学术界是生产知识和理论的地方,理论的重要性正如恩格斯所说:“一个民族想要站在科学的最高峰,就一刻也不能没有理论思维。”①业界的实践需要理论的指导。同时,理论也需要与时俱进,从鲜活的实践中修正和发展。以电视为例,近年来,电视业界片面追求经济效益,出现过度娱乐化和低俗化现象,学术界进行了尖锐批评,很好地履行了文化坚守的职责。反过来,电视实践也促进电视理论的修正。比如,学术界曾经有一种较为普遍的现象,就是拿了西方的理论来检验中国的实践,如果套上了,就赞赏有加,曰“国际接轨”;如果套不上,就批评乃至否定中国的实践。这样就必然带来一个问题:是以理论检验实践,还是以实践检验理论?改革开放30多年来中国的发展有目共睹,但是,由于社会制度、文化传统、民族审美心理的差异,西方的理论不一定都能解释中国的实践。中国的发展证明,既应看到东西方发展的共同规律,又要正视各自的特殊性;既要借鉴世界各国发展的成功经验,又必须立足当代中国的社会实践,切合中国国情,政治、经济、文化都是如此,新闻理论、电视理论自然也不例外。

  同时,从专业理论到行业实践,需要有一个过渡的中间地带,或者说需要有一座沟通的桥梁,将理论转化为实践。一般认为,经院式的理论比较高深,与行业实践隔得较远,有的过于超前,有的则比较滞后。行业最需要的是贴近行业实践、可操作性强的指导。可以说,新闻专业期刊就是这样一座沟通新闻理论与实践的桥梁,适应了新闻行业发展的需要,由此也找到了自己的生存和发展空间。经过近些年的探索,一些新闻专业期刊走出了一条比较可行的路径:立足业界,兼顾学界。所谓兼顾,具体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编排内容比例上,以新闻从业人员的稿件为主,适当安排学界稿件;二是,即便是使用高校或专业研究机构学者的稿件,也以应用研究、与业界结合紧密的稿件为主,以基础理论研究稿件为辅。这应该是今后相当长的时期内,新闻专业期刊的生存和发展之道。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要办好新闻专业期刊,没有一定的经济条件是不行的。当前新闻专业期刊的经济来源大体有以下两种:一种是主办单位全额承担实际开销或补足经营收入的不足;另一种是自负盈亏。前一种情况比较简单,没有经营压力,一门心思把刊物办好、办出影响力就行。自负盈亏又分为两种:一种是不用向主办单位上缴利润,养活自己就行;另一种是在养活自己的前提下,每年还要向主办单位上缴利润,存在着一定的经营压力。

  新闻专业期刊的经营,总体来说与定位相适应——服务新闻行业。在此前提下,可谓各显神通。理论上可以概括为四类:有的以发行、广告为主;有的依赖开展活动创造效益;有的直接收取版面费;有的组织理事会,向理事单位收费。当然,对于具体刊物而言,这四类经营形式并不是绝对割裂的,有的期刊兼有两种或三种形式,有的期刊甚至四种形式俱全。传统的发行、广告经营无需多论,其它三类经营模式都具有各自的优势,但也都存在着一定的问题。

  以开展活动为例,据我的了解,主要是在行业内开展各种名目的评优活动,其中不乏一些品牌活动,赢得了业界的认可;但也有一些活动是拉大旗做虎皮,不出钱不让参评,或者不出钱就评不上,成为间接的花钱买“优”,这样的活动显然无法做到公平公正,其可持续性也值得怀疑。理事会的情况有些类似。有些期刊对理事会并无明确的服务承诺,理事单位对期刊也无具体的服务要求,不会对办刊造成太大的影响;但也有一些期刊,细化到每家理事单位每年交多少钱,作为回报,刊物每年为每家理事单位提供多少版面的服务,所以有些期刊的内容翻来覆去就是在炒理事单位的东西。

  至于收取版面费,一直是个有争议的问题。国际学术期刊的通行做法是:自然科学和工程技术期刊收取版面费的较多,人文社会科学期刊收取版面费的很少。我们不一定非和“国际接轨”,但必须遵守国家法律法规。法律未禁止的不属于违法;法律禁止的,即使有再多的合理性,再想跟“国际接轨”,也是不合法的。《期刊出版管理规定》②第三十六条规定:“期刊出版单位不得出卖、出租、转让……版面。”主办单位全额承担实际开销的,或通过发行、广告等经营能自负盈亏的期刊,一般不应再向作者收取版面费,效益较好的期刊还应向作者支付稿费。自负盈亏有困难且又无其它途径解决办刊经费的期刊,可以与作者约定适当收取版面费,但需要处理好两个问题:一是适当,即根据期刊的直接成本和间接成本确定版面费标准,避免漫天要价;二是要把好稿件质量关,只有符合刊物定位和刊发标准的稿件才可以交纳版面费发表,避免出现给钱就发、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

  从长远看,新闻专业期刊还应该强身健体,做强自己,确保公平公正与期刊质量。

  长期以来,新闻专业期刊摇摆于兼顾业界与学界的两难境地。根本原因在于我们办的是业务期刊,却又想削足适履地去迎合现行期刊评价体系尤其是高校十分看重的“中文社会科学引文索引(CSSCI)来源期刊”。结果很可能是既不像业务期刊,又不像理论期刊。我就看到过,有的期刊为了迎合学术论文的形式要求,每期有那么两三篇文章搞摘要和关键词,不伦不类。

  其实,按现在的三大期刊评价体系研发者的话来说,其工作的首要目的并不是评价期刊质量。“中文社会科学引文索引”数据库是“作为我国人文社会科学主要文献信息查询的重要工具”,“用来检索中文人文社会科学领域的论文收录和被引用情况”③,“倡议高校科研管理部门科学对待和合理使用CSSCI,加强CSSCI的功能及其来源期刊遴选规则的宣传和解释,努力化解学术界对引文评价及CSSCI的误解”④。《中文核心期刊要目总览》“只是一种参考工具书,主要是为图书情报界、出版界等需要对期刊进行评价的用户提供参考,例如为各图书情报部门的中文期刊采购和读者导读服务提供参考帮助等,不应作为评价标准”。⑤《中国人文社会科学核心期刊要览》“是为读者、作者和馆藏部门提供各学科使用率很高的少数学术期刊……一般来说,核心期刊的评选活动与期刊的评优、评奖活动有所不同:前者重视期刊的学术影响力和期刊的优化使用,注意按学科和研究领域评选和使用期刊;后者注重鼓励和提高期刊的整体水平,目的在于通过期刊的评优活动,推动期刊质量的全面提高,如提高期刊的政治质量、学术水平、编辑质量和发行量。”⑥2011年11月,教育部在《关于进一步改进高等学校哲学社会科学研究评价的意见》中提出,要正确认识“《中文社会科学引文索引》(CSSCI)等引文数据在科研评价中的作用,避免绝对化。摒弃简单以出版社和刊物的不同判断研究成果质量的做法”。

  由此看来,新闻专业期刊没有必要片面追求进入某个期刊评价体系,也不必为了进入这个体系而套用摘要、关键词等学术规范。因为从方便了解内容来说,摘要、关键词主要适用于篇幅较长的学术论文,而新闻专业期刊刊发的多是三四千字的短文,一般仅占两三个版面,看看大标题和小标题,文章的内容便一目了然;从方便检索来说,如今网络检索已经非常方便,想要找到某个方面的论文并不困难。需要指出的是,新闻专业期刊的作者多是新闻从业人员,普遍不太重视文献注释,编辑也“入乡随俗”,这个习惯应予改变。引用他人的研究成果必须注明出处,这是最基本的要求。当然,所谓规范文献注释,并不是说要搞成时下一些学术期刊使用的很多人都看不明白的注释形式,只要按照传统的方式,标明作者姓名、文献名、文献出处,让人看得明白就可以了。

  ⑤《中文核心期刊要目总览》2011年版编委会:《〈中文核心期刊要目总览〉入编通知》,2011年12月,e7d64f1d6bd97f1922财神爷34422论坛

www.566700.com  |   一点红论坛  |   2019管家管婆24特马王  |   神算天师玄机论芸76510  |   484848王中王开奖结果王中王开奖结果  |   kj3399.com  |   www.737770.com  |  


Power by DedeCms